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长廊
 
桑葚.苏子.茅厕----身在国外,心在徽州的胡适
时间:2011/3/29 8:57:48 来源:绩溪政协网 作者:胡成业  浏览量: 1477

 

上世纪50年代初,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创办“口述历史部”,胡适应邀作口述历史,美籍华人唐德刚教授作为“口述历史的开拓者”,为胡适先生作口述历史的英文录音,这就是作为胡适研究的入门书《胡适口述历史》一书的来历。

《胡适口述历史》的开篇话,第一句就是我是安徽省徽州人。胡适一辈子以徽州人自豪,以徽州人骄傲,终身一派徽派徽风,徽腔徽调,特别是徽州口味终身不复,念念不忘“徽州粿”,他对著名女作家苏雪林女士说:“徽州粿,是徽州商人的包袱雨伞我的生命粿,不荒不忙,到余粒的盘缠粿”。念念不忘“徽州锅”,绩溪女婿梁实秋品尝胡适夫人江冬秀亲自烹制的“徽州锅”赞扬味道美极了,描述得淋漓尽致,流传至今,形成了“胡适一品锅”的品牌。胡适晚年题写的“努力做徽骆驼”,是胡适热爱徽州,爱我徽山秀水的心迹标志,成为了我徽州人的“人格品牌”。

胡适受九年家乡的徽式教育,14岁赴上海求新学,直至赴美留学,至母亲逝世,共四次回家探亲,与母亲同住只半年时间。母亲于1918年病逝奔丧,一生就未回到家乡热土的上庄。而胡适在外的50多年,有一半时间身在国外,因为在胡适的血脉里流尚着“徽州元素”,身在国外,心里牵挂着徽州,触景生情,怀念着徽州风情风俗。桑葚•苏子•茅厕就是三则真实生动的例事。

1、桑葚。1919年6月21日的日记载:“双橡园(中国驻美大使馆住址)中有桑树两棵,叶子不大,枝枝下垂,长条细叶,有点像杨柳。树上生的葚子很多,每一棵树上足足有几千葚子,今天我告诉刘锴诸君,他们都跟我去,摘下葚子大吃一顿。

我们家乡(绩溪)叫“桑葚”做“桑树梦”。我常想,“葚”字怎么读成梦呢?大概因为古音读法的关系,就变成了“men”吧。现在我们说:

桑树梦(桑葚)上去

猛人(甚么人?)葚人?)上声

猛家(谁家?)(葚人家?)上声。

2、掷苏子。1939年11月28日记载:“今天伊丽沙白•格林•汉迪女士送来一盒野柿子,附一短柬说:‘或许可引起你北京城大柿子的记忆,这里一盒野柿子,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他们没有引起我想到北京的大柿子,因为我不大喜欢北京柿子。他们使我想起我们徽州山里的柿子,--不是柿子本身,只是柿核子。徽州小孩子(男女孩子),把柿核子收积起来,做一种嬉戏叫“掷苏子”。“苏子”大概是“柿核”两字的含音。我们读“核”如“屋”(鸟入声),故柿核读快了成为“苏子”了。儿童“掷苏子”时,人各有一袋“苏子”,取同数的“苏子”,掷在地上,白多为胜。例如各掷五粒,甲得三白,乙得四白,则乙胜。此外还有另的掷法,如掷一把“苏子”,白者自己留下,黑者对手拿去,取多者为胜。掷苏似是女孩玩的多。我小时身体弱,不爱跟男孩子去“野”,故跟凤娇、翠平一班年纪相等的女孩子玩的时候多。掷苏子大概是跟他们学的。我记得我有一大袋苏子。四十年来,不知徽州山里的女孩子们还玩掷苏子吗?”

3、猪栏茅厕。《胡适晚年谈话录》一书的1961年4月17日记载:“先生想起家乡的厕所与猪栏连一起。说我当驻美大使时后,有一天,罗斯福总统的夫从请我到他家乡做一次讲演,不好意思不答应。她的家乡是美国最东北的梅因州,和加拿大接壤的地方。到了梅因州,要换小火车再到她的家乡去。这个小火车站在偏僻的乡下,客人很少,只有我一个人。我觉得要大便,就上车站的厕所去,这里没有抽水马桶了。看看是一个很深粪坑,上面是可以坐的。正在这个时候,听见猪叫的声音,原来厕所旁边木栅栏里是养猪的,跟我们中国乡下地方的情形差不多”。

胡适先生对以上三则小事的记载,触景生情,一一比较,十分充足地体出了胡适的“徽州情愫”,即记录了胡适的徽州情怀,也记录了国外内情风俗与徽州的类比,以及许多历史信息。时代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生活的变化翻天覆地,小孩子玩的是高级自动化玩具,现在的男女小孩子,水果都挑着吃,她们中可能不知道“掷苏子”是怎么回事了,桑树葚也不愿吃了,猪栏茅厕连在一起,现在也有了较大的改进,使我们想起上世纪四十年代,一些美国乡下的家庭,可能如我们乡下的农民差别不是相当大,现在农村与美国农村还能够类比吗?

在胡适的“徽州情愫”里,深深地含蕴着对徽州无比的爱和未来发展的企望。

 


    
Copyright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协绩溪县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10205365号
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36号 技术支持:亿家网络  通信地址:绩溪县政府大楼 邮编:245300 联系电话:0563-8162095 传真::0563-8162095
代理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