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长廊
 
岳飞与古徽州的不解之缘
时间:2013/7/12 8:12:39 来源:绩溪政协网 作者:许道宝  浏览量: 3265

岳飞是一位世代传颂的抗金英雄。但笔者儿时就听说过多个版本的有关岳飞斩徽州“龙脉”,破了徽州“风水”的传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徽州人似乎不喜欢岳飞。但近日,笔者查阅了不少有关岳飞与古徽州这方面的资料,才发现并非如此,徽州人和岳飞这位抗金英雄还是挺有缘分的,而且也十分敬佩他、尊重他、怀念他。不妨从以下几个岳飞与徽州的故事和传说中就可知道徽州人与岳飞的感情。

胡舜陟冒死为岳飞上疏辩诬

胡舜陟,字汝明。晚自号三山老人。古徽州绩溪人。北宋大观三年(1109)进士,调山阴县簿。历任会州、秀州教谕。改宣教朗,迁监察御史。建炎中,以集英殿修撰写知庐州,景官广西路经略使,封绩溪伯。宋代建炎(公元1127年)间官监察御史。靖康初,金兵南下,他和岳飞一样是主战派,力主抗金。建炎初,他出守庐州(合肥)知府,坚持抗金,当时淮洒八州,已有七州降金,唯胡舜陟在庐州率众坚持抗金未降,扼制了金兵南侵;绍兴间,他再度赴庐州任职,蠲免捐税,安定流民,给房贷种,整顿乡兵,重振军威,有力地捍卫了南宋朝廷的安宁。胡舜陟坚持抗金之举使他与抗金元帅岳飞成为至交。《绩溪县志》录有一首岳飞到绩溪与胡舜陟父亲胡咸公彻夜长谈的诗作《靖康初过华阳镇宿胡殿中东麓书院与咸公话别》:“杲杲日初出,祥云已半空。梳头促马鞍,不觉东窗红。别酒洒行泪,挥戈敢立功。闻公侍御子,奋臂斩奸雄。”可见岳飞与金紫胡氏父子的交情非浅。

他与岳飞不仅私交甚笃,而且他不畏权势,敢于为岳飞冒死。建炎十一年,岳飞被诬陷下狱而冤死,胡舜阶不怕牵累,仗义执言,上书论岳帅之冤,并疏奏秦桧十大罪状。但终因秦氏把持朝政,而遭其暗算被贬;明知秦桧加害岳飞,他不避伤及自身,仍上疏为岳飞辩诬,这在秦桧权倾天下的当时,那时需要非常胆量的。此时,刚好转运使吕源与胡舜陟有旧仇,吕向朝廷诬告胡舜陟“受金盗马”,“讪笑朝廷”,奸臣秦桧一直恨胡舜陟不和他同流合污,乘机挟权报复,于是派大理寺官袁楠、燕仰等前往逼讯,胡舜陟不肯附就,被害死狱中。

胡舜陟冤死后,朝野百姓,闻知舜陟死于冤狱,痛哭失声。群情激愤,朝野不服。其妻江氏上控于朝,皇帝找洪文英查问究竟,洪文英说“胡舜陟很得人心,比之古代的良臣循吏无以为过”。宋高宗派人核查后对秦桧说:“舜陟从官,又罪不至死,勘官不可不惩。”于是把袁楠等奸佞抓到吏部惩治,并下诏赠封胡舜陟为少师,为之恢复了名誉。遗体赐葬湖州归安县谢勘村,遣官致祭,命名当地为胡家坞。

平民愤岳飞借故杀娘舅

岳飞二十九岁那年,前往江南西路讨伐李成,把眷属安置在徽州,打完仗回来,徽州的百姓找他投诉说:“您舅舅忒不是东西,仗着您的势力,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在岳飞看来,这是严重触犯军纪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岳飞便去告诉母亲说:“舅所为如此,有累于儿,儿能容,但军情与军法不能容。”但母亲姐弟连心,极力劝岳飞手下留情。岳飞对母亲极为孝顺,不好当着母亲的面按照军法行事。

过了些时日,岳飞告诉母亲,舅舅用箭射他时被自己杀了,并描述了当时的情景:这天,岳飞和几员小将官共同押送战马,他的舅舅姚某也在内。姚某突然骑马飞奔向前,在超越岳飞数十步时,他有的放矢,把箭射向岳飞,却只射中马鞍的鞍桥,而没有射在岳飞身上。岳飞立即驰马逐舅,把他擒下马来,令手下干将王贵、张宪捉其两手,自取佩刀剖其心脏。母亲惊讶地说:“我最钟爱的这个弟弟,你怎么干出这样的事来!”岳飞说:“他的箭所射中的地方,如果稍微偏上偏下一点,那我就被他射死了!我如被他射死,母亲虽想过一天平安日子,也将不可得了。箭只射中鞍桥,正是天要保佑我。今日我不杀舅,他日必为舅所杀。所以还是把他杀掉为好。”

岳飞已经杀掉了舅舅,至于当时舅舅是否对他射箭就无从追查了。由此可见,岳飞治军的严厉,对于骚扰民众者,哪怕是自己的至亲也不会心慈手软的。

惜英雄岳飞像入驻“东宝社”

歙县汪村是呈坎的第二大村,汪村本来姓“汪”,原来分为上、中、下三部分,名曰“上汪村、中汪村、下汪村”,现在上、下两汪村仍存,中汪村早已湮灭,只剩下瓦砾遍地的遗址。汪村现在的主姓已不是“汪”,而是“谢”、“叶”。叶、谢两姓同在一个村子居住,相处以礼,长期共存,在宗族观念浓厚的时代殊为难得。叶、谢两姓各立有宗祠社屋,叶氏为“西宝社”,谢氏为“东宝社”。每隔一段时间,谢氏要开庙会,在开庙会时都要把叶氏宗祠里的菩萨请来。两姓人用这种形式增进情谊,和谐共处。谢氏“东宝社”正上方及其两边共有14尊塑像,一律金粉敷面。让人不解的是,右厢排列第一的那尊塑像,不是谢氏宗族的某个名人,而是南宋抗金名将——岳飞。岳飞像为何进入谢氏宗族呢?这要从谢氏名人谢枋德说起。 
  谢枋德(公元1226~1289年),南宋诗人,字君直,号叠山,弋阳(今属江西)人,南宋理宗宝祐四年(公元1256年)与文天祥同科中进士。曾为考官,出题以贾似道政事为问,遂被罢斥。恭帝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起用为江东提刑,江西诏谕使,知信州,率兵抗元。城陷后,流亡建阳,以卖卜教书度日。后元朝逼其出仕,地方官强制送往大都(今北京),乃绝食死。文尊欧(阳修)、苏(轼),格调高奇,富有气势;诗伤时感旧,沉痛苍凉。著有《叠山集》16卷。其一生行状,沉痛苍凉,可歌可泣。明朝贤相许国为谢枋德肖像撰词曰:“宋忠臣谢叠山像赞:学通古今,忠贯日月。效劳王家,恪修臣职。呜呼斯人,周之召奭?”村人认为,谢枋德这样一个民族英雄难道不是和岳飞同抱负,同遭遇,同命运吗?汪村谢氏也许出于宗族的荣耀感,也许出于民族的自豪感,在修祠建社时,把岳飞与谢枋德的塑像同置于大堂之上,供后代子孙缅怀凭吊,永以为训。

由此可见,岳飞在徽州人的心目中的形象是非同一般的。

斗山街的“岳飞饮马槽”

歙县老城区青石板铺就的斗山街,在徽州人心目中,它可是“江南第一街”。一年四季,如织游人陶醉于徽派明清古民居的粉墙黛瓦,惊叹寄寓一代儒商思想内涵的“三雕”艺术,大多在举世无双的八脚四面立体石牌坊前留影流连。他们一边欣赏石坊上的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的题字,一边赞叹明代大学士许国的生前威风和身后荣耀。在斗山街那幽静小巷的街边角,有一个看似很不起眼的“岳飞饮马槽”。“岳飞饮马槽”与当街而立的“许国石坊”、“四大豪宅”比,确实显得有些“寒酸”,也不过就是几块石料砌边的一小方泉凼,边上有一块不大的石碑,上书“岳飞饮马槽”五个朱红阴文楷体字。

斜贯古城的乌聊山绵延数里,每一段都有雅号,其北面中部的山体当地人称之为斗山。山南的斗山街,则依山而得名。南宋初年,抗金爱国名将岳飞从临安(今杭州)出发率部北上抗金,长途行军,途经徽州,抵达斗山街时,其战马饥渴难忍,驻步不前。就在此时,地下突然冒出一股清澈汩汩的泉水,战马引颈长饮,昂首长啸。百姓们闻岳家军来到徽州,纷纷携食夹道相迎。从此,这泉水永不枯竭,后人立碑以示纪念。

“岳飞饮马槽”的那一小凼凉水是否为岳飞来这里时才突然冒出的?岳飞是否真得在这里饮过马?此事虽然有待考证,但这块“岳飞饮马槽”的石碑不仅印证了900年前的靖康之难、江南偏安和两宋风云,同时也如实反映了徽州人对岳飞真挚的怀念之情。

 


    
Copyright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协绩溪县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皖ICP备10205365号
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36号 技术支持:亿家网络  通信地址:绩溪县政府大楼 邮编:245300 联系电话:0563-8162095 传真::0563-8162095